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9月5日上午,一对健康的“龙凤双胞胎”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产科顺利出生。年轻夫妇袁建峰、段兴华激动不已,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“刘大哥”,感谢他“用鲜血为双胞胎的生命护航”。

这对年轻夫妇所说的“刘大哥”,名叫刘建波,45岁,是郴州市中心血站的一名普通员工。他与年轻夫妇、双胞胎之间的不解之缘,要追溯到两年前的那个冬天。

  少妇多次流产,原来是患上了罕见的免疫病

2011年10月,结婚四五年的袁建峰、段兴华夫妇刚刚失去了他们的第3个胎儿。“每一个宝宝都是怀上两三个月就突然流掉了,很小心地保胎,都无济于事。”袁建峰说。他带着妻子四处寻医问药,最终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得知,段兴华反复流产,原来是患上了一种罕见的免疫性疾病,母体不能产生足量的保护胎儿的封闭式抗体,导致流产。

该院医学实验中心主任刘巧突介绍,这类因免疫因素而导致的复发性流产,经过外周血淋巴细胞主动免疫治疗,还是有希望生宝宝的。关键在于,要有一位男性成为供血者,为其定时提供静脉血中分离纯化的免疫细胞,以促使母体产生足够的封闭式抗体。

  丈夫、亲属供血指标不达标,陌生司机伸出援手

病根被找到,年轻夫妇看到了希望。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合适的供血者。据了解,这是一项“长期而艰巨的工程”。因为患者进行治疗的前3个月,必须每15天注射一次免疫细胞;之后,每个月必须定期注射一次免疫细胞,既不能早一天,也不能晚一天,直到母体封闭式抗体检测呈阳性。

一般来说,这样的供血者大多由女性的丈夫或亲属来担任,但遗憾的是,袁建峰和多名男性亲属都因血液指标不达标而无法成为供血者。

2011年11月的一天,忧郁的段兴华独自在医院内散步,无意间看到一辆献血车。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她走上前去询问工作人员。刘建波是那辆献血车司机。听到段兴华的讲述,刘建波担心她是不是碰到“医托”上了当,赶紧要她带自己到病房去看看。

了解具体情况后,有着多年献血经历的刘建波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每年都在单位献血,抽我的血试试看。如果合适,我来献吧!”段兴华欣喜若狂:刘建波的血液检测达标了!

就这样,从2011年12月起,刘建波成了段兴华治疗的免费供血者,每次无偿献血约40毫升。

  19个月,为孕妇献血20多次,保住了双胞胎

无论是刘建波还是袁建峰、段兴华夫妇,都没有想到,这项“献血工程”会延续一两年的时间。

据医生介绍,有些女性在治疗几个月后,会自己产生足量的封闭式抗体,供血者便可以不再献血。但一直到2012年底,段兴华的封闭式抗体检测还是呈阴性。此时,段兴华又怀孕了,而且怀的还是双胞胎。

“刘大哥要再献血几个月,不知道他还肯不肯。”年轻夫妇的心又揪了起来。

刘建波二话没说就答应了,只提了一个要求:“快到献血的日子时,提前一天打个电话提醒一下我,我怕工作太忙忘记了。”

一般胎儿,献血保胎只要献到胎儿5个月即可。考虑到段兴华怀的是双胞胎,刘建波坚持献到了7月份。整整19个月,刘建波为段兴华献血20多次。除了跟他一起轮班的同事和家人知道他在为一个孕妇献血,单位其他同事都不知道他的这一善举。

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学实验中心主任刘巧突深有感触地说:“在做细胞免疫治疗的人中,非亲非故的供血者坚持时间这么长,配合得还这么好,真是罕见!”

袁建峰、段兴华夫妇一直不知道的是,2011年底,刘建波第一次献血时,刚刚做完胆囊结石手术,身体还在恢复之中。善良、朴实的刘建波对年轻夫妇的再三感谢只是微笑以对。他说:“在血站,每天都能看到志愿者为了挽救别人的生命去献血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小事情。今后,如果还有类似的事情,我一样会毫不犹豫地卷起袖子。”

Post Author: admin